主頁> 學生勵志> 攻堅進城務工人員子女上學難:大城市加快建學校公平分學位

攻堅進城務工人員子女上學難:大城市加快建學校公平分學位

勵志人生網 2019-12-20 12:01 學生勵志 59次

積分制入學只是一個篩選方法,如果不建足夠多的學校的話,必然還是有學生進不去。-甘俊攝

升學難費用高

從近年的政策來看,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的受教育權利越來越受到重視。

2012年,《國務院關于深入推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的意見》提出,保障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平等接受義務教育,要堅持以流入地為主、以公辦學校為主的“兩為主”政策,將常住人口納入區域教育發展規劃,推行按照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在校人數撥付教育經費,適度擴大公辦學校資源,盡力滿足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在公辦學校平等接受義務教育。

今年4月,國家發改委發布《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提出推進常住人口基本公共服務全覆蓋,在隨遷子女較多城市加大教育資源供給,實現公辦學校普遍向隨遷子女開放,完善隨遷子女在流入地參加高考的政策。

一系列的政策支持,帶來了實際的效果。國家統計局今年發布的《2018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義務教育階段隨遷兒童在校率98.9%,比上年提高0.2個百分點。從就讀的學校類型看,小學和初中階段隨遷兒童在公辦學校就讀的比例分別為82.2%和84.1%。進城農民工家長對隨遷兒童教育的評價中,表示非常滿意和比較滿意的占75.3%,比上年提高了2.6個百分點。

然而,2018年仍有50.8%的農民工家長反映在城市上學面臨一些問題,其中,本地升學(入園)難、費用高依然是進城農民工家長反映最多的兩個問題。

義務教育階段之后,考高中的問題更為嚴峻。今年1月,東北師范大學中國農村教育發展研究院發布的《中國農村教育發展報告2019》顯示,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在流入地升普通高中仍面臨較大壓力。

以北京的政策為例,2013年北京出臺政策,通過資格審核的隨遷子女,可報考中等職業學校;然而,要想報考普通高中,則需要滿足更高的條件,譬如父(或母)一方有本市常住戶籍,由人力社保部門認定的屬“原北京下鄉知青子女”等。

《中國農村教育發展報告2019》指出,2017年全國有初中階段畢業生1397.47萬人,普通高中招生為800.05萬人,升學比例為57.25%。相比之下,當年共有初中隨遷子女畢業生125.07萬人,但考入普通高中的隨遷子女只有42.81萬人,升學率僅為34.23%,比當地考生升入普通高中的機會平均少23.02個百分點。

城市爭奪人才加劇入學難

進城務工人員子女入學難問題的背后,本質是學位資源短缺的現實。近幾年城市爭奪人才,尤其加劇了一些城市的學位矛盾。

以深圳為例,作為移民之城,深圳對外來務工人員子女稱得上“友好”。今年4月,深圳教育局副局長趙立在一場論壇上介紹,“深圳65%以上的義務教育學位是提供給非深戶籍子弟,解決了全國最大移民城市隨遷子女的就讀需要”。

但深圳仍然存在“缺口”。2016年全國兩會期間,時任廣東省教育廳廳長羅偉其曾指出,隨著城鎮化進程的加快,隨遷子女的流入每年都是成萬人增加。現在的問題是,錢有了,可根本來不及建學校、蓋教學樓。2015年,深圳市拿出了一半的公辦學位來解決隨遷子女異地就學問題,卻只能滿足23%的隨遷子女享受公辦教育的需求。

佛山教育局也曾在2018年5月發布信息稱,在招收完戶籍生后,佛山可用于招收新市民隨遷子女的學位數是30553個,預計小學政策性借讀生數量將達3.8萬個,學位缺口約8000個。

值得注意的是,無論鄭州、深圳還是佛山,都是近年來的常住人口增長大戶,人口迅速增加,而入學政策一般都會優先照顧擁有本地戶籍的學生,導致進城務工人員子女成為被“擠出”的群體。

廣東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宇嘉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長期人口凈流入城市,有的存在人口倒掛的情況(外來人口數量超過本地戶籍居民數量),現在政策要求非戶籍人口納入公共服務覆蓋的范疇,一些城市的壓力很大。

多建學校是關鍵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有效解決進城務工人員子女上學難問題,政策在2020年落地的前景如何?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發現,近三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都把保障和改善民生作為下一年的重點工作之一,而教育又是民生工作的重要方面。

2016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著力解決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重、“擇校熱”、“大班額”等突出問題,解決好嬰幼兒照護和兒童早期教育服務問題。2017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增加對學前教育、農村貧困地區兒童早期發展、職業教育等的投入。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鸡蛋糕卖七元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