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勵志故事> 當非遺遇到未檢工作:鐵枝木偶戲演繹普法小故事

當非遺遇到未檢工作:鐵枝木偶戲演繹普法小故事

勵志人生網 2019-12-20 10:24 勵志故事 91次

原標題:當非遺遇到未檢工作:鐵枝木偶戲演繹普法小故事

當非遺遇到未檢工作:鐵枝木偶戲演繹普法小故事

  “恨、恨、恨,恨真恨,隔壁校,阿圓頭卵(綽號),打籃球踏我個后腳筋,找伊理論還掠我去耍,譏笑我,手長腳短,有仇不報非君子……”手持鋼管的初二學生“老鰻”(綽號),約了幾個好兄弟,打算“教訓”與自己發生口角的隔壁校學生,這是鐵枝木偶微電影《在途中》開頭的一幕,也是很多校園暴力案件中常見的情節。?

  鐵枝木偶,又稱“鐵線木偶”,是潮汕文化中的一種特殊偶戲品種,也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之一。以當地傳統的鐵枝木偶戲為載體,結合真實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例,廣東省潮州市潮安區檢察院用微電影的形式將鐵枝木偶搬到了普法宣傳的第一線,讓這一非遺項目與預防未成年人犯罪產生了“化學反應”。?

  這部時長僅15分鐘的微電影制作完成后,受到了當地中小學生的歡迎,有學生甚至自發在課余時間分角色進行表演。“這部教育性木偶劇,以一段土里土氣的家鄉小調引出了故事,前半部分充滿了詼諧幽默的味道,讓人捧腹大笑,后半部分卻發人深省,讓我感受頗多。”潮安區浮洋鎮六聯小學六年級學生黃婉琳在作文中這樣寫道。?

源于現實

  潮安區檢察院檢察官在辦案中發現,他們辦理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校園暴力案件尤為突出。雖然辦的每一起案子都有了最終的判決,但對他們來說,工作并沒有就此結束。?

  作為潮安區檢察院預防在校未成年人犯罪法治教育講師,林麗嫻也發現,不少未成年人還存在認識誤區,認為未成年人犯罪不負責任,“這實際上是錯誤的”。與其后悔于已然,不如防患于未然。但如何防范校園暴力?用什么喜聞樂見的方式普法才能真正提高未成年人法治意識?這成了他們經常思考與探討的一個話題。“能否用當地逢年過節必定演出的節目——鐵枝木偶戲,對學生們進行法治宣傳?”潮安區檢察院檢察長余鍵平的這一提議立即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同意。?

  形式定了,選擇什么樣的案件作為木偶劇的原型呢?經過商議,大家決定選用在潮州市潮安區一所中學發生過的一起打架致人死亡的案件——?

  因互相涂筆油,初一學生小莊與同班同學小陳“結怨”。兩人產生矛盾后,小莊為泄憤,決定聯合小黃等其他6名同學在教室走廊外“教訓”小陳。?

  2014年3月25日下午3時許,趁小陳不備,小莊等人一擁而上對小陳一通亂打,然后跑出教室。小陳暈倒在地,聞訊而至的老師將其送進醫院,不幸的是小陳最終因搶救無效死亡。經鑒定,小陳符合顱腦損傷,引發急性彌漫大量腦脊髓蛛網膜出血、腦室積血死亡。?

  在上述案件的7個涉案未成年人中,小莊等4人因當時不滿14周歲,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責任,檢察機關對他們進行了教育幫教。而當時已經年滿14周歲的小黃等3人,被檢察機關以涉嫌故意傷害罪依法提起了訴訟。同時,潮安區檢察院在起訴書中指出,鑒于小黃等3人作案時,均已年滿14周歲不滿16周歲,依法應當從輕或減輕處罰。?

  案發后,小黃等人的家屬與被害人家屬達成賠償協議,取得了他們的諒解。2014年12月,法院作出判決,認定小黃等3人犯故意傷害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

  “事情發生后,這些涉案學生心理上有了很大變化,他們感覺非常愧疚,也不敢再去學校讀書,有的就提出不想再上學了。”林麗嫻回憶說,當時這些學生正處于義務教育階段,為了保障他們的受教育權,檢察官聯系學校做了大量的工作,最終這幾名學生重返學校讀書。?

  談及選取該案的初衷,林麗嫻介紹說,這起案件是兩個孩子因瑣事發生口角,最終演變成了一場涉及多人的刑事案件,非常具有典型性。?

非遺新生?

  內容、形式確定后,當時在院里負責協助分管未檢工作的林麗嫻找到了潮安區文化館館長陳少榜,說了要制作普法木偶戲的想法。?

  “我們是一拍即合。”陳少榜對記者說,文化館和檢察院一直在檢察文化建設方面有溝通,彼此也都很熟悉。當時就覺得這是個很好的事情,把法律知識和當地文化結合到了一起,非常貼近生活,學生們也很容易接受這樣的形式。?

  根據檢察院提供的素材,陳少榜找到了本地作家李煜群開始寫劇本。?

  很快,劇本的第一版就完成了。林麗嫻回憶說,拿到劇本后,大家坐在一起仔細研究,字斟句酌,大到對劇本情節的修改完善、說理部分的調整,小到一句話的表述、法條內容的核準,已記不清劇本后來一共調整過多少處。?

  經反復打磨,微電影《在途中》劇本最終定稿。影片講述了“老鰻”因瑣事與“圓頭卵”發生口角,決定約“胡溜”(綽號)、“劃鼠”(綽號)一起群毆“圓頭卵”。在此過程中,路人“甘叔”發現并阻止了他們,丁校長也及時趕到,用甘叔兒子的遭遇(因遭遇校園暴力而死亡)教育了在場的學生,“老鰻”與“圓頭卵”最終握手言和的故事。?

  “原定劇本的結尾還有涉及學生悔悟的部分,也有實際行動,情節更圓滿,但由于篇幅太長只能‘忍痛割愛’了。”林麗嫻笑著說。?

  身穿黃色職業套裝的“丁校長”、身穿灰色條紋衣服的“甘叔”以及身穿藍白色校服的“老鰻”“胡溜”“劃鼠”和“圓頭卵”,這六個分別高約40厘米左右的木偶,是這部微電影的“主角”。不過,這些形象生動的木偶并不是最初的版本,由于第一版的木偶形象太過戲劇化,給人的感覺不夠理想,考慮到是要以微電影的形式呈現,檢察院建議對木偶的設計要更偏現實,“更像真人一些”。?

  在陳少榜看來,第一次制作不理想有其特殊原因,傳統的木偶是用于戲劇表演,形象會比較夸張,當時還給木偶穿了“裙子”,現在是以一種電影的形式、小品的形式呈現,應該更貼近于現實生活,后來的修改基本克服了這些問題。?

  經過三個月的籌備、策劃,2017年2月,微電影《在途中》最終制作完成。?

  潮安區檢察院將其刻成光盤,在潮安區江東學校等各中小學進行展演。為了讓學生有更為直觀的感受,該院還邀請鐵枝木偶戲團到部分學校進行展演,木偶戲團工作人員現場教學,學生踴躍上臺體驗了如何“操縱”木偶,現場氣氛熱烈。陳少榜說,這次將防止校園暴力與木偶戲結合,在內容上有了很大創新,實際上也為傳統的木偶戲注入了新的生命力。?

 寓教于樂?

  不僅是靠檢察院一家,為了更好地傳播預防校園欺凌知識,當地教育部門也有行動,他們將微電影《在途中》安排到了學生的暑假作業中,并在全區評選出了20多篇優秀的觀后感作文。潮安區檢察院未成年人檢察辦公室負責人許湘瀕邊說邊拿出一大沓整整齊齊的文件,紙上密密麻麻寫滿了學生們觀影后的感受。?

  潮安區仁里明德學校學生陳浩鈿最敬佩影片中的“甘叔”。面對兒子的突然離世,“甘叔”不怨天尤人,也不責怪打死其兒子的學生,而是同情他們對法律的無知。在這些學生改過自新后,“甘叔”還主動到學校求情,讓這些人重返校園接受教育。“我們應該拿出實際行動,去認識法律、遵守法律,不能讓人生毀于拳頭下。”他說。?

  “觸犯法律,就算你是未成年人,你也應該為自己所做的行為擔負起責任。”微電影《在途中》中“丁校長”的這句臺詞,讓潮安區實驗學校學生梁漪涵印象深刻。她說,做壞事必將受到法律的制裁,一時沖動除了會給自己造成傷害外,也會讓父母痛心,因此遇事時要為父母多想想,不能無視法律,要遵紀守法。?

  看完微電影《在途中》,潮安區庵埠小學學生潘曼藝想到了自己在網上看到的一則有關校園暴力的新聞,有幾名女學生在廁所凌辱一名女同學,扒光其衣服并拍照。何時才能停止這些暴力行為呢?她在作文中寫道,雖然我們只是一名小學生,但也要學法、守法、懂法,要行動起來抵制校園暴力,為維護社會秩序盡一份力。?

  在潮安區實驗學校校長陳燕嬌看來,微電影《在途中》講的這些內容,學生們很容易接受,“它不是干巴巴的講道理”。把法律知識與當地特有的鐵枝木偶結合起來,學生們感覺非常熟悉,也非常新穎,有時學生還會學著在班里表演一下。學生們是真的感興趣,學校也計劃把這部微電影“搬”過來,放在校內的十個電子顯示屏上滾動播放。?

多元發展?

  不僅是制作鐵枝木偶微電影,近年來潮安區檢察院探索了很多法治進校園新形式,比如法治宣傳員——檢務機器人“小白”也會參與到進校園活動中,它能夠在與學生互動的過程中,為學生講解一些簡單的法律知識,比如什么是校園暴力、打人犯不犯法等。?

  “小白,吸毒有什么不好呢?”“吸毒會嚴重危害我們的身心健康哦,毒癮發作時,會頭暈、耳鳴、嘔吐甚至是自殘,引誘教唆欺騙他人吸食注射毒品的還觸犯刑法呢,被公安叔叔抓住的話,要坐牢的。”面對學生的提問,機器人“小白”用萌萌的童音作答。對話快結束時,它還不忘叮囑,“答應我好不好,不要吸食毒品,這樣我們才能愉快玩耍。”?

  此外,潮安區檢察院還通過模擬法庭、檢察開放日等形式,對學生們進行普法宣傳。“之所以探索普法新形式,目的就是希望通過學與玩,讓學生們更好地接受犯罪預防。”許湘瀕用一句話概括說。?

  不僅是在校學生,家長也在預防校園欺凌中扮演著重要角色。記者注意到,近期潮安區檢察院制作了“致家長的一份視頻”,從生理方面、精神狀態、財產方面以及成績、社交等方面,幫助家長判斷孩子是否遭受校園欺凌,同時也從正確引導、法律維權等方面給出了應對建議。“下一步,我們計劃通過家長會的形式,向家長宣傳關于預防校園欺凌的內容,引導家長更好地去關心孩子成長。”許湘瀕說。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鸡蛋糕卖七元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