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勵志故事> 海外嶺南人的“下南洋”故事:心中飽含對家的思念

海外嶺南人的“下南洋”故事:心中飽含對家的思念

勵志人生網 2019-12-19 12:06 勵志故事 165次

  嶺南印記:新馬地圖上的南海足跡

  “下南洋”是人類移民歷史上的一段傳奇故事。

  從北到南,從大城市到小海島,跨越世界,嶺南足跡也因此深深地印刻在了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土地上。或憑著一本族譜,或借著一種習俗,或靠著一個會館,歷經百年,漂泊在外的鄉親依舊緊密地和家鄉聯接在一起。

  南方日報尋訪全球南海會館調研組走過6座典型的新馬城市,在這里,5名記者看到了海外嶺南人眼中的南洋,以及他們想要講述的南洋。

  檳城:“世界之城”冒出嶺南煙火氣

  在馬來西亞和當地人聊起檳城,第一個反應就是美食。冰涼沁心的煎蕊、酸酸甜甜的叻沙,還有地道的福建面、炒粿條,從嶺南帶來的味道,在終年炎熱的馬來半島上,是最好的消暑神器。但比美食更吸引的,還是這座城市里的故事,以及故事里的煙火氣、嶺南味。

  在檳城,就適合慢下來,徜徉在大街小巷內,尋找一個遠去的家鄉。

  老三輪車在街道縱橫穿行,招牌上是熟悉的漢字,騎樓下是親切的鄉音。中心城區內的牛干冬街上掛著大紅燈籠,從中華大會堂到現存海外最古老的南海會館,長長的一條街矗立著多家華人會館,嶺南的獅子、閩南的紅磚,是一部華人下南洋的濃縮史。

  200多年前檳城開埠,港口船只來往不停,華人、英國人、印度人等從這里上岸,與當地馬來人一起,將這里建設成為遠東最早的商業中心,也讓檳城打上了“世界之城”的烙印。也正是被這座“世界之城”吸引,南海人最早從這里登陸,走向馬來半島。

  檳城內有座依山而建的極樂寺,是馬來西亞最大的華人佛寺。寺廟放生池附近的山壁上,刻著許多中國文人和同盟會革命志士的題詠,其中就有康有為所題的“勿忘故國”四個大字。

  在馬來半島極具影響力的《光華日報》,是孫中山1910年在檳城創辦,也是世界歷史最悠久的民營華文報之一……

  從城區到海邊再到山上,嶺南人的足跡遍布其中。如果向海邊走,可以看到一座座標有“王”“林”“周”“李”的姓氏橋,這也是華人在檳城最早的聚集處。19世紀末,從檳城登陸的廣東和福建移民在海沿岸建橋,以海維生。至今,搭建在橋上的簡單房屋里,還住著橋民的后代。

  歷史的交織,午后參差的光影,使古樸的檳城像被定格在舊時光里。但因多元文化的交融,這座“世界之城”既是古老的,也是新穎的。2008年,檳城被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城市;同時,它也是藝術家們喜歡涂鴉創作的新派地方。

  2012年,立陶宛籍藝術家爾納斯在檳城老城區繪出的幾幅名為“魔鏡”的系列壁畫,成為了這座城市的新名片。現在來到檳城,不去尋訪壁畫相當于沒有來過。各種小巷內,色彩鮮艷的壁畫,結合了周邊環境特點,再擺上配件,栩栩如生。

  如今的檳城,呈現出多元的鏡像,白墻的歐式建筑映襯著藍天,印度等地的特色建筑與嶺南建筑不過半條街之隔。作為一座世界之城,檳城也誕生了全球最大的唐人街之一。在這里,被英國《衛報》評選為世界15幅最佳街頭壁畫之一的《姐弟共騎》,描繪的正是一對華人姐弟天真爛漫的瞬間。百年檳城,亦是一部華人的百年活歷史。

  馬六甲:“海上生命線”誕生首支會館樂隊

  馬六甲是“海上生命線”,自古便作為中西貿易的中轉地而繁榮,多元文化的交匯與融合、歷史的滄桑與凝重、城市的靜謐與喧鬧,看似無序的種種,在這里找到了平衡點,和諧地匯聚在一起。

  走在馬六甲古城的街道上,不經意地走進一家文創商店,店主祖籍梅州,是華人第二代,在他口中得知,在馬六甲雖然嶺南人不多,但這里嶺南的印記卻隨處可見。按照他的指點,一路上果然看到惠州會館、增龍會館、番禺會館……

  最吸引人的是打金街上的榮茂茶室,內里“實至名歸”“功勛彪炳”等牌匾高掛,店員用粵語高聲復單,典型的嶺南茶點,都似乎讓人回到嶺南“啖早茶”的時光。事實上,榮茂茶室出名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位于馬六甲老城,在馬六甲其他地方,比它有名的粵式餐廳還有不少,它們留下過香港藝人周潤發、劉德華等的足跡。

  可惜的是榮茂茶室太過熱鬧,一行人另選了一家粵菜餐廳“啖早茶”。店主熱心地與大家談天說地。在這位來自廣東的店主的記憶中,最自豪的是五邑會館樂隊的“威水史”。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鸡蛋糕卖七元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