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創業勵志> 帕羅奧圖車庫里,硅谷00后已經開始創業!

帕羅奧圖車庫里,硅谷00后已經開始創業!

勵志人生網 2019-12-20 10:24 創業勵志 133次

From: CJ 硅星人

文 | CJ? ? 編輯 | Vicky Xiao

“我是高中四年級,他們是三年級”

硅星人注意到高中生約書亞(Joshua Valluru)時,他正在與一名用戶界面設計師一問一答,堪稱硅谷名場面。

“你們在哪里工作?”設計師接著問。

約書亞報以扎克伯格式狡黠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我們在帕羅奧圖的一個車庫里”

微軟、亞馬遜、谷歌、蘋果、乃至硅谷……它們的故事都從車庫開始——1975年,比爾蓋茨20歲;1976年,喬布斯21歲;1994年,貝佐斯30歲;1998年,谷歌的兩名創始人都25歲。

少年創業,車庫起家,繼而被哈佛或麻省理工學院錄取,接著名校輟學創業,再以企業家身份登上福布斯“三十歲以下精英榜”——這大概是硅谷最“平平無奇”的職業路徑了。

后浪推前浪,在Windows XP年代出生的少年,竟然已經開始續寫硅谷的車庫創業故事了。

1

“因為我們在硅谷長大”

在帕羅奧圖常日幽靜的街區里,不知道藏有多少家創業公司。像是這棟白色小樓,樓中有一家創業公司,車庫里還有一家創業公司。

小樓中約書亞堂哥的創業周期已經走到末端,產品成熟尋求收購。約書亞在尋找創業地址的時候,看上了堂哥的車庫。

他決定給堂哥打個電話:

“我可以用你的車庫嗎?”

“因為我看都沒人在用你的車庫嘛。”

他這樣拿下了堂哥車庫四分之三的空間,啟動資產還包括車庫里所有的置物架。

約書亞的第一名合伙人尼古拉斯(Nicolas Young)在計算機課上出現,他帶來了另外兩名合伙人,大衛(David Zhang)和阿莫斯( Amos You)

這些在Windows XP年代出生的少年,生長在全球電子產品的發源地之一硅谷,試圖解決父輩們留下的電子垃圾和硅谷的不平等問題。

“科技首都”,這群穿著連帽衛衣的少年們如此稱呼硅谷。

他們有足夠的資本這樣說。大衛就讀于Cupertino Fremont高中,學校距離蘋果飛船形狀的總部只有5分鐘路程,對他們來說,這就像在世界科技首都的中心。

但在這所硅谷名校之中,他們已經感覺到了學生群體的分化,以及背后的不平等。

雖然學校免費發放Google的筆記本電腦Chromebook和iPad供學生使用,尼古拉斯卻發現,很多同學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大衛也發現了同學之間的不同。他說,根據學校數據,每三個學生之中就有一個家境困窘。這種經濟條件的差異進而影響到他們對課程的選擇,并把他們送上不同的人生道路。

在編程被看作基本技能的硅谷,這所學校有五分之一的學生會在高中選修編程課。當大衛環顧身邊的同學,看不到幾張西班牙語族裔或是拉美族裔的面孔。

他也意識到,盡管都身處硅谷,自己的同學們并沒有平等接觸科技產品的機會。

“我們都住在科技首都,但是他們不知道怎么使用電腦,或者家里沒有網絡。”

“我覺得,這些同學沒有平等接觸電腦的機會,這是一件非常不對的事情。”

他們解決問題的方式也很硅谷——創業。“因為我們在硅谷長大” “我們一直在見證科技的變化,蘋果每年發新產品,處理器更新換代。”

于是他們回收電子垃圾,比如舊電腦,修理一新,再免費贈送給灣區需要電腦、但不能承擔費用的人群。

他們給這個組織起了個名字:

“拯救電腦”。

2

“蘇丹失落的男孩”

盡管在2019年進入大學讀書,加布里埃爾早已經不是少年了。

但歷史將他定格在了少年歲月——人們稱呼他為“蘇丹失落的男孩”。在蘇丹南北綿延十年的內戰里,他的兩百萬同胞死于戰火,其中兩萬名兒童淪為了非洲的孤兒,包括加布里埃爾。他在難民營中度過了20年的人生歲月,然后移民到了美國。

四名硅谷少年把一臺Windows系統電腦交給了他。

少年創業,最怕創成一場“過家家”。比如少年們考慮籌資、增長,卻沒想過盈利問題。他們異口同聲又理直氣壯地告訴硅星人:

“我們從來沒想到從中賺錢,我們希望這一直是個非營利的組織”。

現實總是殘酷的,硅谷傳奇、致力于研發全人類可以從中受益的“通用人工智能”公司OpenAI,原本就是非盈利機構。但卻在今年因為資金困難,放棄了非營利組織的身份,創立了盈利的企業,并在積極吸收投資。

但是當加布里埃爾走入帕羅奧圖的車庫,從約書亞的手中接過了電腦。歷史以一種奇特的巧合感在這里交匯,誰也無法否認這場少年創業的價值。

2014年,加布里埃爾和妻子來到美國,住在加州圣何塞的低收入區。他即將進入大學就讀,需要一臺電腦來完成作業。

他的同胞仍在難民營中,他有時也會回到非洲。

他告訴硅星人,“我們真的有許多人,很需要一臺電腦。”

高中一年級的時候,約書亞在自行車店做志愿者。他們把舊車修好,然后贈送給低收入的家庭,讓他們能夠和富裕家庭的孩子一樣,都能享受騎自行車的樂趣。

約書亞獲得了一個簡單的想法——把東西修好,再贈送給有需要的人。

“至少從中我學到了,對他人能有所貢獻的美好。”

約書亞不是典型的計算機少年天才,他喜歡爵士音樂,不久前去斯坦福大學參加一個爵士音樂夏令營。

少年們就讀于硅谷名校Harker高中和Fremont高中,父母至少有一方是科技公司的工程師,一名少年的父母來自中國,畢業于復旦大學。

尼古拉斯的哥哥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攻讀計算機科學,有空時會給他寫游戲程序,先是一個國際象棋游戲,然后是一個牌類游戲,“這太酷了”。

硅谷給了這群少年得天獨厚的條件,他們都展現出了對科技的熱情和對創業的熟悉。他們歷數自己感興趣的知識:計算機科學、機器學習、統計、數據科學,看到一只差不多與他們同齡的Windows XP系統電腦,自己動動手就把它修理好。

3

“保持年輕”

但創業真的不是一件全然浪漫的事情。

保羅從麻省理工學院畢業之后,加入了約書亞堂哥的創業公司,也成為了這群高中少年的創業導師。約書亞稱他為“守護天使”。

畢竟保羅也一邊自己創業,那些他踩過的坑,這些少年們不用再踩一遍。

他們遇到的第一個問題,是去辦理合法手續,就算是經營一家非營利組織,也有經營許可要辦。

然后他們收到第一筆捐贈,組織運轉起來,建立上下游渠道,做市場研究。他們抓取公開信息,設計用戶界面,試圖訓練簡單的機器學習,根據經濟指標辨別出有電子產品需求的地區。

四個人有大致分工,更多時候都在一起動手,如果有特別難修的電腦,就在YouTube上找教程。

做大規模是所有創業者的夢想,但有時候也是噩夢:

約書亞說,“在去年一年,我真的失去了耐心,只想獲得越來越多的訂單,增長越快越好,我只想讓這個創業的想法變得很大很強。”

約書亞回憶,他們有一次把大量志愿者召集到了一起工作,卻帶來了協作上的困難。“不想再經歷一次了”。

“最終我們學到的最重要一課,可能是要有耐心。”

他們正在其他學校建立分支,所以捐贈者不用把所有的電腦都送到帕羅奧圖的車庫里來。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對這個項目感興趣,他們的同齡人忙于參加社團活動,或者是少年黑客比賽Hackathon。

籌集資金還是擺在他們面前的難題,他們準備向Google或者Facebook申請資金支持,這或許是他們目前最好的機會。

但約書亞的創業者氣質在于,說完了這些令人頭痛的細節,他卻很清楚自己是享受這個過程的。

很快,這些硅谷的高中生將成為大學生。約書亞明年就會高中畢業:“我是第一個要走的人”。

他倒是很樂觀:如果這要成為一個全國性的項目,他必須要前往東海岸。他不介意在大學時代繼續發展這個項目。

在他眼中,很多大學就像孵化器一樣,可以從中獲得投資,或者經驗。

大學宿舍創業——這就是扎克伯格的故事了。

這些硅谷少年最讓人喜歡的地方,是他們總是笑容干凈、眼中有光芒,告訴硅星人和自己:

“保持年輕”。

聽著十六七歲的少年說“保持年輕”,年輕真好。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鸡蛋糕卖七元赚钱吗